左边的文件: 右边的文件:
按照字染色显示结果XXXXXXXXXX按照词染色显示结果XXXXXXXXXX按照行染色显示结果
二簡古師非義二。初敘。 * 【玄】舊用“山斤”“海滴”之文是無常。謂“虛空分界”是虛空無為。復引〈捨身品〉中求“常樂住處”者是三無為,為常;無生死,故為樂也。 * ○二斥。 * 【玄】皆以小意曲解大乘。如此解者,一切皆不成。非宗要也。 * 【記】古師此解略有二失:一、不能分別大小法體。故將三藏三種無為曲解方等四德之果。二、不知今經果宗顯體:果人果壽冥乎法性。法性既非常非無常,果人果法亦非常非無常;法性既能常能無常,果人果法亦能常能無常。以果“三身”皆即性故,是故“三身”一一互具。古人迷此,故齊“海滴”判為無常。既失修性俱融之義,雖立經宗,全無要義也。 四論用者。果宗冥體。故有大用。其猶鑑鼓。以瑩以擊。現像發聲。釋名總三。今別示一。釋此為三。初標示通名。 * 【玄】第四、明用。“用”謂“力用”也。 * 【記】以“力”釋“用”,名義成也:非堪能力,無作為用。二義相顯,以示通名。 ○ 二正釋此典二。初示四名。 * 【玄】滅惡生善為經力用:滅惡故言“力”,生善故言“用”;滅惡故言“功”,生善故言“德”。此皆偏舉,具論畢備也。 * 【記】先且總舉“滅惡生善”。宗既冥體,體之力用任運發生:能為群機滅惡生善。若偏對者,“力”能滅惡,“用”能生善。以滅惡故,“力”乃成“功”;以生善故,“用”乃成“德”。故舉“功”“德”顯其力用。欲令易解,故且偏言;若其盡理,“力”“用”“功”“德”一一皆能滅惡生善。 ○ 二明經意二。初明果智成由功德。 * 【玄】夫一切種智是果上之德。果智由於無量功德之所莊嚴,滅除諸苦,與無量樂。 * 【記】〈序品〉云:“一切種智而為根本。無量功德之所莊嚴。滅除諸苦,與無量樂。”今以此文明經力用。以果上智為眾行本者,此明初心了知本性具於果德。雖以無量修德莊嚴,修即性故,嚴無所嚴。了苦即性,無苦可滅,乃能除滅一切苦也;知樂即性,無樂可與,乃能遍與究竟樂也。 * 問:今言“功德嚴果智”者,斯是行人修懺讚等滅惡生善、趣向菩提。何得以此為經力用? * 答:佛得經體,體發力用。“力用”者何?謂說〈懺〉〈讚〉及以〈空〉慧;行者修之,成滅惡“力”及生善“用”,莊嚴本智而成佛智。豈經力用不修而成耶?如世妙藥,不服無功。 ○二示文旨力用銓次三。初明懺讚兩品二。初明二行成果三。初明二品先後。 【玄】苦是惡業果,貪恚癡是惡因。惡因不除,果不得謝:聖人意,先令滅惡因,故〈懺悔品〉居先。樂是善果,懺讚是因:懺罪讚聖,惡滅善生,故〈讚歎品〉居後。亦是互舉爾。 【記】懺有三種,謂“作法”“取相”“無生”。“無生”為正,以二為助,是故能令貪瞋癡滅。此三煩惱有通有別,今了通別同居一念。頓照無生,兼事懺助,無惡不滅。讚有三種,謂讚“丈六”“尊特”“法性”。今正讚“尊特”,上冥“法性”,下現“丈六”。此三即一,此一即三。不縱不橫,不可思議。如此讚佛攝一切善,兼前懺悔為常樂因。據其品次,先以懺先,用淨三業禮讚“三身”;若以讚佛善力資懺,令三障滅,以此為次其義亦成。故云“亦是互舉耳”。 ○二明能成宗體。 【玄】將此勝用莊嚴果智,智備體顯。 【記】佛之果體為生心體;佛示〈懺〉〈讚〉二種勝用,眾生修之,得成滅惡及生善用。此用莊嚴同佛果智,顯法性體。 ○三明五義俱備。 【玄】體顯名“金”,果備名“光”,力成名“明”,益他曰“教”也。 【記】此文承上,即是行人“智備體顯”,體顯名“金”;性體既顯,果智稱體,此智名“光”;嚴果之力,自行功成,能多利益,名之為“明”;利益之事無過設教也。“金”等三字,別對“體”等;若總此三,即是“名”也。感五既然,應五亦爾。今示一五,已含二五。 ○二明二品互具。 【玄】但〈懺品〉滅惡,非不生善;〈讚品〉生善,非不滅惡。互說一邊爾。 【記】如說不修善根之罪,即〈懺〉中生善也;若讚能離染著之德,即〈讚〉中滅惡也。今且從強左右說耳。 ○二明空品一文。 【玄】〈空品〉雙導:〈懺〉不得〈空〉,惡不除滅;〈讚〉不得〈空〉,善不清淨。文云“一切種智而為根本”,即其義也。 【記】此品圓譚“即空假中”,蕩三惑著,名“畢竟空”,導成〈懺〉〈讚〉二種之用。若其不照三惑無生,縱懺不除惡之根本,暫息復起,故云“惡不除滅”;若其不照三諦無得,縱讚不顯性淨功德,還成漏因,故云“善不清淨”。今以〈空〉慧無生無得,是故〈懺〉〈讚〉能嚴果智。引〈序品〉文中空之智為〈懺〉〈讚〉本也。然其利根於前二品“修無生懺”“就尊特讚”豈乖〈空〉慧?鈍者猶昧,故特說之。故此品云:“為鈍根者起大悲心。” ○三明已下諸文。 【玄】〈四王品〉已下,護經使宣通,還是生善;攘災令去,還是滅惡。 【記】〈鬼神品〉云:“一切皆是大菩薩等。”故知護經及禳災力皆是分得“金光明”宗、顯“金光明”體、起“金光明”用也;故知諸天得經力用還護於經;以至下文正論“治病”“救魚”“飼虎”,皆是此經生善滅惡力用功德。故四王云:“我等聞經,增益身力;心進勇銳,具諸威德。”又,人王燒香供養經時變成香蓋,金色遍照此界他方,皆是此經威神之力。 ○三牒文結攝。 【玄】攝此諸文,故言“以滅惡生善為用”也。 【記】其意可見。 ○五判教相。若論生起。則尋名得體。依體立宗。宗成有用。用則設教。此乃製立五章次第。若究五義。須明總別。名總三法。體宗用三別示三法。今之教相。判前總別時味所攝。文二。初標。 【玄】第五、判教相者, 【記】前之四章皆是聖人被下之言,悉稱為“教”;今以“五味”“四藏”“四教”明其相狀,使覽之者區以別矣。 ○二釋二。初破他異解三。初破舊師判屬不定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舊明此經“非會三”“非褒貶”“非無相”,不列同聞眾、不在“五時次第”而明“常住”者,是“偏方不定教”。 【記】“會三”即《法華》,“褒貶”即《方等》,“無相”即《般若》;既非此三,乃以不列同聞之眾,以驗不在“五時次第”;未至《涅槃》而忽譚“常”,是故判屬“偏方不定之教”:“偏”謂“偏僻”,“方”謂“處所”,指信相室為偏僻處。 古人判教,所立“五時”與今有異。彼以《華嚴》別名為“頓”,乃立“五時”皆名為“漸”:一、“有相教”,謂四《阿含》;二、“無相教”,謂諸《般若》;三、“褒貶教”,謂《淨名經》及諸《方等》;四、“萬善同歸教”,謂《法華》;五、“常住教”,謂《涅槃》。若“偏方不定教”,非“漸”“頓”攝。 ○二破二。初破非五時次第三。初舉彼義定。 【玄】是義不然:若不列同聞非次第者,列同聞眾應是次第。 ○二引鴦掘並。 【玄】《鴦掘摩羅》列同聞與眾經不異,論褒貶與《維摩》意同。論家何故不預次第? 【記】彼經通序非不列眾;《鴦掘摩羅》斥聲聞乘、明“摩訶衍”,同於《維摩》。而《成論》師同與今經判屬“偏方不定之教”。 ○三竅成次第。 【玄】若列眾不列眾皆非次第者,亦應列眾不列眾俱是次第。(云云) 【記】論家既判《鴦掘》在不次,驗知不因不列同聞而為不次;若爾,何妨今經不列同聞是次第耶? ○二破非偏方不定三。初舉彼義定。 【玄】若言未應明“常”而明“常”是“偏方不定”者, 【記】古判“五時”,第五《涅槃》方譚“常住”,前之四時悉是“無常”;此經越次豫明“常壽”稱“偏方”者,此先定之。 ○二引方等破。 【玄】《陀羅尼》云“王舍城”“波羅奈”“祇陀林”三處與聲聞記,此亦是未應會三而會三,得為次第;未應明“常”而明“常”,何故不定耶? 【記】“陀羅尼”者,即《方等陀羅尼經》也。乃以第四《法華》“會三”例於第五《涅槃》“常”譚也:《方等》“會三”既居次第,今經譚“常”何故不定?此是《方等》後分經文,故得卻指三處《法華》授聲聞記 。 【玄】又,《法華》《般若》《淨名》《方等》咸論“常住”,得是次第;此經明“常”,獨居不定,何耶? 【記】古人判教,不了異名同詮一理:《華嚴》“法界”、《方等》“實相”、《般若》“佛母”、《法華》“一乘”,此等若與《涅槃》“常身”金剛不變體不同者,豈以生滅無常之法而為“實相”及“一乘”耶?又,《維摩》云:“法身無為,不墮諸數。”《法華》云:“常在靈山。”又云:“常住不滅。”此等諸經既居次第,此經何故獨屬“偏方”?此乃正示今經譚“常”非“不定教”,傍顯諸經皆詮“常住”。 ○二破一師判屬法華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又一師言:“此經與《法華》同是第四時,‘山斤’‘海滴’與‘塵沙’義齊故。” 【記】謂《法華〈壽量〉》喻以“界塵”,與今經齊:意謂二經未出數量,皆是“無常”。 ○二破。 【玄】是義不然。新本云:“舍利繫縛色;如來常住身,無有舍利事。”何得“山海”而翳“金光”、“塵沙”而蔽“寶所”? 【記】此師不了二經譚“常”,但執數量: 一、不了此經者:《帝王經》中因婆羅門欲生天故求佛舍利,梨車王子廣譚佛身是常住體,無舍利事。此於應色即示法身非長短,以驗此品全法起應能長能短;“八十”是短,“山斤”是長;短表“應身”,長表“報智”。古人不見新本所明常住法身是所證“金”、報身常智是能證“光”;但齊應身“山斤”“海滴”能表之數判屬“無常”,翳於所表法報“金光”也。 二、不了《法華》者:彼部所譚“本”“跡”二門皆顯“常身”。何者?跡門中云:“世間相常住,於道場知已。”本門中云:“如來明見三界之相非如非異。”此皆所證常住法身中道之體,乃以“寶所”“髻珠”而為譬喻。所證法身既其常住,能證報智所垂應用豈可無常?經舉“界塵”乃是過去本成劫數;若論未來,經文顯云“常住不滅”。豈非此師以久遠成佛界塵劫數翳於“寶所”所譬“三身”耶? ○三破真諦判在三月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真諦三藏云:“此經是《法華》之後、《涅槃》之前,九十日說。”引《涅槃》云:“佛告波旬:‘卻後三月,吾當涅槃。’”信相聞斯故知八十應滅。 ○二破二。初奪破。唱滅之語。通在諸經。豈可獨指於三月前告波旬時信相懷疑耶。此文分三。初總奪。 【玄】是義亦不然。唱滅之旨,非獨告魔定在三月。 ○二引經。 【玄】《法華》云:“如來不久當般涅槃。”《普賢觀》亦云:“當般涅槃。” ○三結破。 【玄】諸經唱滅,非但一文;何必九十日耶?? ○二縱破二。初縱而覈之。 【玄】縱令三月,為屬第四時為屬第五時? 【記】所以縱者,“諸經唱滅”其語猶通;若三月前,知齊八十,故須縱許在乎三月。雖縱年月,須覈部味。以凡判教有前後分:前分有次,後分不定。如今〈空品〉在《般若》後,若《陀羅尼》在《法華》後。後雖不定,須攝歸前。縱令此經在三月說,為屬《法華》?為屬《涅槃》?此順古人以《法華》《涅槃》二經分對第四第五二時故也。 ○二驗其無據。 【玄】若屬第四時,《法華》已捨方便,此中何得更許三乘同懺?若屬第五時,何得復言在前三月?進退無據,兩楹不攝。(云云) 【記】“三乘同懺”文出新經:三乘行人各求證果,同依此經修懺悔也;《法華》廢權,尚捨別教不共方便,豈存三乘同懺方便?退非《法華》也。此經既在三月前說,進非《涅槃》也。兩楹不攝,規矩無從。 ○二明今正判二。初以文義定二。初簡異餘時。 【玄】今既不同舊,若為判教?若安無相而時異,若入會三而味別。 【記】“若安無相而時異”者,簡非《般若》也:說彼部時,處會雖多,而同名“般若”;此既別立“金光明”稱,故與彼時所說異也。“會三”即《法華》,彼經廢權,同歸一乘,純一醍醐;今存異趣,則屬生酥,故云“味別”。 ○二定屬方等二。初以文定二。初引方等文。 【玄】案下文云:“曾聞過去空閑之處有一比丘,讀誦如是《方等》大乘。”既言“方等” ,豈非文耶? ○二引三乘文。 【玄】《方等》之教通於三乘。新本云:“欲生人天,欲得四果、支佛,欲得佛,皆應懺悔,滅除業障,安處《方等》。”其義無疑。 【記】“方等”之名立有二意:若《大經》云“從酪出生酥譬《修多羅》出《方等》”,此則的約第三時教名為“方等”,即被三乘、四教機也;若《普賢觀》稱“方等”者乃直名圓理,非第三時遍被群機教部之稱也。今初所引《方等》之文,恐人謂同《普賢觀》等從理立稱;故引三乘“懺悔”之文,以定此名的從教部。是故結云“其義無疑”。 ○二約義定二。初明方等部元不局。 【玄】而難者言:“新本云‘法界無異乘’,此害於通義。”然《方等》滿字通別通圓,此旨非妨。 【記】因今立云“《方等》之教通於三乘”,遂引新本“無異乘”文難今所立“通三”不成,故云“害於通義”。“然《方等》”下,釋難:所云“法界無異乘”者,別教圓教俱以“法界”而為歸趣,是故自得名“無異乘”;《方等》滿字既通二教,有何妨礙? ○二明列眾文或未來。 【玄】難者以不列同聞為疑;胡本尚多,何必止四卷七軸?或其文未度爾。 【記】經初不列同聞之眾,他疑今師判屬第三《方等》不當;是故大師指彼天竺其文尚多,不止讖譯四卷之文及真諦七軸。至唐義淨重譯此經,名“最勝王金光明經”,果有列眾。以驗大師所指梵本宛爾冥符,又驗他師判屬“偏方”灼然為謬。 ○二以教味判。 【玄】如此斟酌,五味明義,則第三生酥攝;若四藏明義,則雜藏攝;四教明義則通教攝,通教之中即得論“帶別明圓”也。 【記】對他研覈,復據文義,故云“如此斟酌”。乃以“五味”“四藏”“四教”而判攝之: 初“五味”者:《涅槃》經文既以“生酥”喻於《方等》;今經顯有“方等”之文,又有其義,是故須在第三味攝。 次“四藏”者:謂“聲聞藏”“菩薩藏”“雜藏”“佛藏”。此乃以人而名法聚:“聲聞”名藏,意彰純小;“菩薩”“佛”藏,唯詮於大;“雜”藏兼含若大若小。今經既許三乘同懺,則能蘊攝聲聞、菩薩及以佛法,故屬雜藏也。 後“四教”者:“五味”“四藏”名尚同他,四教判經唯今所用。此經體幻即顯中空,全非三藏析法拙度;三乘同懺,復非別圓不共之法;正是通教三乘共稟不生滅法,利根菩薩知常達性,故名通教“帶別明圓”。 問:通教菩薩利者受接,乃於聖位方知不空;何故釋題及解經文唯約始終俱圓而說?是則解釋與判教相頓成胡越也。 答:通教機雜,不獨受接方知不空。蓋論通教須具三義:一、因果俱通;二、因通果不通;三、通別通圓。 初義者:是鈍菩薩但見於空,始終不知二教別理,故云“因果俱通”也。 次義者:見地已上深觀於空,能見不空。以此菩薩初依通理得成真因,後依別理而趣佛果,故名“因通果不通”也。 第三義者:即於乾慧及性地中聞體法空,不但空於二十五有,亦乃空於涅槃之空。此人雖藉通教譚“空”開導其心,而了此“空”體是中道。乃以別圓內外凡觀同於二乘歷乾慧等及後諸地,至第十地即成別圓初地初住八相之佛。此乃通教“通別通圓”義也。既在初地便知不空,是故不受被接之名。以是義故,此經雖約“三乘同懺”判屬通教,不妨釋題及解經文自明“三法”始終圓妙。正是通教第三義也。 又復應知,此經既許三乘同懺,其懺悔處隨彼信解:或空不空,或次不次,合具通教前之二義;大師特為成今行者圓解行故,捨劣從勝一向圓譚。見聞之徒當從此意而思修之。 金光明經玄義拾遺記卷第六
○二簡古師非義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舊用“山斤”“海滴”之文是無常。謂“虛空分界”是虛空無為。復引〈捨身品〉中求“常樂住處”者是三無為,為常;無生死,故為樂也。 ○二斥。 【玄】皆以小意曲解大乘。如此解者,一切皆不成。非宗要也。 【記】古師此解略有二失:一、不能分別大小法體。故將三藏三種無為曲解方等四德之果。二、不知今經果宗顯體:果人果壽冥乎法性。法性既非常非無常,果人果法亦非常非無常;法性既能常能無常,果人果法亦能常能無常。以果“三身”皆即性故,是故“三身”一一互具。古人迷此,故齊“海滴”判為無常。既失修性俱融之義,雖立經宗,全無要義也。 ○四論用者。果宗冥體。故有大用。其猶鑑鼓。以瑩以擊。現像發聲。釋名總三。今別示一。釋此為三。初標示通名。 【玄】第四、明用。“用”謂“力用”也。 【記】以“力”釋“用”,名義成也:非堪能力,無作為用。二義相顯,以示通名。 ○二正釋此典二。初示四名。 【玄】滅惡生善為經力用:滅惡故言“力”,生善故言“用”;滅惡故言“功”,生善故言“德”。此皆偏舉,具論畢備也。 【記】先且總舉“滅惡生善”。宗既冥體,體之力用任運發生:能為群機滅惡生善。若偏對者,“力”能滅惡,“用”能生善。以滅惡故,“力”乃成“功”;以生善故,“用”乃成“德”。故舉“功”“德”顯其力用。欲令易解,故且偏言;若其盡理,“力”“用”“功”“德”一一皆能滅惡生善。 ○二明經意二。初明果智成由功德。 【玄】夫一切種智是果上之德。果智由於無量功德之所莊嚴,滅除諸苦,與無量樂。 【記】〈序品〉云:“一切種智而為根本。無量功德之所莊嚴。滅除諸苦,與無量樂。”今以此文明經力用。以果上智為眾行本者,此明初心了知本性具於果德。雖以無量修德莊嚴,修即性故,嚴無所嚴。了苦即性,無苦可滅,乃能除滅一切苦也;知樂即性,無樂可與,乃能遍與究竟樂也。 問:今言“功德嚴果智”者,斯是行人修等滅惡生善、趣向菩提。何得以此為經力用? 答:佛得經體,體發力用。“力用”者何?謂說〈懺〉〈讚〉及以〈空〉慧;行者修之,成滅惡“力”及生善“用”,莊嚴本智而成佛智。豈經力用不修而成耶?如世妙藥,不服無功。 ○二示文旨力用銓次三。初明懺讚兩品二。初明二行成果三。初明二品先後。 【玄】苦是惡業果,貪恚癡是惡因。惡因不除,果不得謝:聖人意,先令滅惡因,故〈懺悔品〉居先。樂是善果,懺讚是因:懺罪讚聖,惡滅善生,故〈讚歎品〉居後。亦是互舉爾。 【記】懺有三種,謂“作法”“取相”“無生”。“無生”為正,以二為助,是故能令貪瞋癡滅。此三煩惱有通有別,今了通別同居一念。頓照無生,兼事懺助,無惡不滅。讚有三種,謂讚“丈六”“尊特”“法性”。今正讚“尊特”,上冥“法性”,下現“丈六”。此三即一,此一即三。不縱不橫,不可思議。如此讚佛攝一切善,兼前懺悔為常樂因。據其品次,先以懺先,用淨三業禮讚“三身”;若以讚佛善力資懺,令三障滅,以此為次其義亦成。故云“亦是互舉耳”。 ○二明能成宗體。 【玄】將此勝用莊嚴果智,智備體顯。 【記】佛之果體為生心體;佛示〈懺〉〈讚〉二種勝用,眾生修之,得成滅惡及生善用。此用莊嚴同佛果智,顯法性體。 ○三明五義俱備。 【玄】體顯名“金”,果備名“光”,力成名“明”,益他曰“教”也。 【記】此文承上,即是行人“智備體顯”,體顯名“金”;性體既顯,果智稱體,此智名“光”;嚴果之力,自行功成,能多利益,名之為“明”;利益之事無過設教也。“金”等三字,別對“體”等;若總此三,即是“名”也。感五既然,應五亦爾。今示一五,已含二五。 ○二明二品互具。 【玄】但〈懺品〉滅惡,非不生善;〈讚品〉生善,非不滅惡。互說一邊爾。 【記】如說不修善根之罪,即〈懺〉中生善也;若讚能離染著之德,即〈讚〉中滅惡也。今且從強左右說耳。 ○二明空品一文。 【玄】〈空品〉雙導:〈懺〉不得〈空〉,惡不除滅;〈讚〉不得〈空〉,善不清淨。文云“一切種智而為根本”,即其義也。 【記】此品圓譚“即空假中”,蕩三惑著,名“畢竟空”,導成〈懺〉〈讚〉二種之用。若其不照三惑無生,縱懺不除惡之根本,暫息復起,故云“惡不除滅”;若其不照三諦無得,縱讚不顯性淨功德,還成漏因,故云“善不清淨”。今以〈空〉慧無生無得,是故〈懺〉〈讚〉能嚴果智。引〈序品〉文中空之智為〈懺〉〈讚〉本也。然其利根於前二品“修無生懺”“就尊特讚”豈乖〈空〉慧?鈍者猶昧,故特說之。故此品云:“為鈍根者起大悲心。” ○三明已下諸文。 【玄】〈四王品〉已下,護經使宣通,還是生善;攘災令去,還是滅惡。 【記】〈鬼神品〉云:“一切皆是大菩薩等。”故知護經及禳災力皆是分得“金光明”宗、顯“金光明”體、起“金光明”用也;故知諸天得經力用還護於經;以至下文正論“治病”“救魚”“飼虎”,皆是此經生善滅惡力用功德。故四王云:“我等聞經,增益身力;心進勇銳,具諸威德。”又,人王燒香供養經時變成香蓋,金色遍照此界他方,皆是此經威神之力。 ○三牒文結攝。 【玄】攝此諸文,故言“以滅惡生善為用”也。 【記】其意可見。 ○五判教相。若論生起。則尋名得體。依體立宗。宗成有用。用則設教。此乃製立五章次第。若究五義。須明總別。名總三法。體宗用三別示三法。今之教相。判前總別時味所攝。文二。初標。 【玄】第五、判教相者, 【記】前之四章皆是聖人被下之言,悉稱為“教”;今以“五味”“四藏”“四教”明其相狀,使覽之者區以別矣。 ○二釋二。初破他異解三。初破舊師判屬不定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舊明此經“非會三”“非褒貶”“非無相”,不列同聞眾、不在“五時次第”而明“常住”者,是“偏方不定教”。 【記】“會三”即《法華》,“褒貶”即《方等》,“無相”即《般若》;既非此三,乃以不列同聞之眾,以驗不在“五時次第”;未至《涅槃》而忽譚“常”,是故判屬“偏方不定之教”:“偏”謂“偏僻”,“方”謂“處所”,指信相室為偏僻處。 古人判教,所立“五時”與今有異。彼以《華嚴》別名為“頓”,乃立“五時”皆名為“漸”:一、“有相教”,謂四《阿含》;二、“無相教”,謂諸《般若》;三、“褒貶教”,謂《淨名經》及諸《方等》;四、“萬善同歸教”,謂《法華》;五、“常住教”,謂《涅槃》。若“偏方不定教”,非“漸”“頓”攝。 ○二破二。初破非五時次第三。初舉彼義定。 【玄】是義不然:若不列同聞非次第者,列同聞眾應是次第。 ○二引鴦掘並。 【玄】《鴦掘摩羅》列同聞與眾經不異,論褒貶與《維摩》意同。論家何故不預次第? 【記】彼經通序非不列眾;《鴦掘摩羅》斥聲聞乘、明“摩訶衍”,同於《維摩》。而《成論》師同與今經判屬“偏方不定之教”。 ○三竅成次第。 【玄】若列眾不列眾皆非次第者,亦應列眾不列眾俱是次第。(云云) 【記】論家既判《鴦掘》在不次,驗知不因不列同聞而為不次;若爾,何妨今經不列同聞是次第耶? ○二破非偏方不定三。初舉彼義定。 【玄】若言未應明“常”而明“常”是“偏方不定”者, 【記】古判“五時”,第五《涅槃》方譚“常住”,前之四時悉是“無常”;此經越次豫明“常壽”稱“偏方”者,此先定之。 ○二引方等破。 【玄】《陀羅尼》云“王舍城”“波羅奈”“祇陀林”三處與聲聞記,此亦是未應會三而會三,得為次第;未應明“常”而明“常”,何故不定耶? 【記】“陀羅尼”者,即《方等陀羅尼經》也。乃以第四《法華》“會三”例於第五《涅槃》“常”譚也:《方等》“會三”既居次第,今經譚“常”何故不定?此是《方等》後分經文,故得卻指三處《法華》授聲聞記。 【玄】又,《法華》《般若》《淨名》《方等》咸論“常住”,得是次第;此經明“常”,獨居不定,何耶? 【記】古人判教,不了異名同詮一理:《華嚴》“法界”、《方等》“實相”、《般若》“佛母”、《法華》“一乘”,此等若與《涅槃》“常身”金剛不變體不同者,豈以生滅無常之法而為“實相”及“一乘”耶?又,《維摩》云:“法身無為,不墮諸數。”《法華》云:“常在靈山。”又云:“常住不滅。”此等諸經既居次第,此經何故獨屬“偏方”?此乃正示今經譚“常”非“不定教”,傍顯諸經皆詮“常住”。 ○二破一師判屬法華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又一師言:“此經與《法華》同是第四時,‘山斤’‘海滴’與‘塵沙’義齊故。” 【記】謂《法華〈壽量〉》喻以“界塵”,與今經齊:意謂二經未出數量,皆是“無常”。 ○二破。 【玄】是義不然。新本云:“舍利繫縛色;如來常住身,無有舍利事。”何得“山海”而翳“金光”、“塵沙”而蔽“寶所”? 【記】此師不了二經譚“常”,但執數量: 一、不了此經者:《帝王經》中因婆羅門欲生天故求佛舍利,梨車王子廣譚佛身是常住體,無舍利事。此於應色即示法身非長短,以驗此品全法起應能長能短;“八十”是短,“山斤”是長;短表“應身”,長表“報智”。古人不見新本所明常住法身是所證“金”、報身常智是能證“光”;但齊應身“山斤”“海滴”能表之數判屬“無常”,翳於所表法報“金光”也。 二、不了《法華》者:彼部所譚“本”“跡”二門皆顯“常身”。何者?跡門中云:“世間相常住,於道場知已。”本門中云:“如來明見三界之相非如非異。”此皆所證常住法身中道之體,乃以“寶所”“髻珠”而為譬喻。所證法身既其常住,能證報智所垂應用豈可無常?經舉“界塵”乃是過去本成劫數;若論未來,經文顯云“常住不滅”。豈非此師以久遠成佛界塵劫數翳於“寶所”所譬“三身”耶? ○三破真諦判在三月二。初敘。 【玄】真諦三藏云:“此經是《法華》之後、《涅槃》之前,九十日說。”引《涅槃》云:“佛告波旬:‘卻後三月,吾當涅槃。’”信相聞斯故知八十應滅。 ○二破二。初奪破。唱滅之語。通在諸經。豈可獨指於三月前告波旬時信相懷疑耶。此文分三。初總奪。 【玄】是義亦不然。唱滅之旨,非獨告魔定在三月。 ○二引經。 【玄】《法華》云:“如來不久當般涅槃。”《普賢觀》亦云:“當般涅槃。” ○三結破。 【玄】諸經唱滅,非但一文;何必九十日耶? ○二縱破二。初縱而覈之。 【玄】縱令三月,為屬第四時為屬第五時? 【記】所以縱者,“諸經唱滅”其語猶通;若三月前,知齊八十,故須縱許在乎三月。雖縱年月,須覈部味。以凡判教有前後分:前分有次,後分不定。如今〈空品〉在《般若》後,若《陀羅尼》在《法華》後。後雖不定,須攝歸前。縱令此經在三月說,為屬《法華》?為屬《涅槃》?此順古人以《法華》《涅槃》二經分對第四第五二時故也。 ○二驗其無據。 【玄】若屬第四時,《法華》已捨方便,此中何得更許三乘同懺?若屬第五時,何得復言在前三月?進退無據,兩楹不攝。(云云) 【記】“三乘同懺”文出新經:三乘行人各求證果,同依此經修懺悔也;《法華》廢權,尚捨別教不共方便,豈存三乘同懺方便?退非《法華》也。此經既在三月前說,進非《涅槃》也。兩楹不攝,規矩無從。 ○二明今正判二。初以文義定二。初簡異餘時。 【玄】今既不同舊,若為判教?若安無相而時異,若入會三而味別。 【記】“若安無相而時異”者,簡非《般若》也:說彼部時,處會雖多,而同名“般若”;此既別立“金光明”稱,故與彼時所說異也。“會三”即《法華》,彼經廢權,同歸一乘,純一醍醐;今存異趣,則屬生酥,故云“味別”。 ○二定屬方等二。初以文定二。初引方等文。 【玄】案下文云:“曾聞過去空閑之處有一比丘,讀誦如是《方等》大乘。”既言“方等” ,豈非文耶? ○二引三乘文。 【玄】《方等》之教通於三乘。新本云:“欲生人天,欲得四果、支佛,欲得佛,皆應懺悔,滅除業障,安處《方等》。”其義無疑。 【記】“方等”之名立有二意:若《大經》云“從酪出生酥譬《修多羅》出《方等》”,此則的約第三時教名為“方等”,即被三乘、四教機也;若《普賢觀》稱“方等”者乃直名圓理,非第三時遍被群機教部之稱也。今初所引《方等》之文,恐人謂同《普賢觀》等從理立稱;故引三乘“懺悔”之文,以定此名的從教部。是故結云“其義無疑”。 ○二約義定二。初明方等部元不局。 【玄】而難者言:“新本云‘法界無異乘’,此害於通義。”然《方等》滿字通別通圓,此旨非妨。 【記】因今立云“《方等》之教通於三乘”,遂引新本“無異乘”文難今所立“通三”不成,故云“害於通義”。“然《方等》”下,釋難:所云“法界無異乘”者,別教圓教俱以“法界”而為歸趣,是故自得名“無異乘”;《方等》滿字既通二教,有何妨礙? ○二明列眾文或未來。 【玄】難者以不列同聞為疑;胡本尚多,何必止四卷七軸?或其文未度爾。 【記】經初不列同聞之眾,他疑今師判屬第三《方等》不當;是故大師指彼天竺其文尚多,不止讖譯四卷之文及真諦七軸。至唐義淨重譯此經,名“最勝王金光明經”,果有列眾。以驗大師所指梵本宛爾冥符,又驗他師判屬“偏方”灼然為謬。 ○二以教味判。 【玄】如此斟酌,五味明義,則第三生酥攝;若四藏明義,則雜藏攝;四教明義則通教攝,通教之中即得論“帶別明圓”也。 【記】對他研覈,復據文義,故云“如此斟酌”。乃以“五味”“四藏”“四教”而判攝之: 初“五味”者:《涅槃》經文既以“生酥”喻於《方等》;今經顯有“方等”之文,又有其義,是故須在第三味攝。 次“四藏”者:謂“聲聞藏”“菩薩藏”“雜藏”“佛藏”。此乃以人而名法聚:“聲聞”名藏,意彰純小;“菩薩”“佛”藏,唯詮於大;“雜”藏兼含若大若小。今經既許三乘同懺,則能蘊攝聲聞、菩薩及以佛法,故屬雜藏也。 後“四教”者:“五味”“四藏”名尚同他,四教判經唯今所用。此經體幻即顯中空,全非三藏析法拙度;三乘同懺,復非別圓不共之法;正是通教三乘共稟不生滅法,利根菩薩知常達性,故名通教“帶別明圓”。 問:通教菩薩利者受接,乃於聖位方知不空;何故釋題及解經文唯約始終俱圓而說?是則解釋與判教相頓成胡越也。 答:通教機雜,不獨受接方知不空。蓋論通教須具三義:一、因果俱通;二、因通果不通;三、通別通圓。 初義者:是鈍菩薩但見於空,始終不知二教別理,故云“因果俱通”也。 次義者:見地已上深觀於空,能見不空。以此菩薩初依通理得成真因,後依別理而趣佛果,故名“因通果不通”也。 第三義者:即於乾慧及性地中聞體法空,不但空於二十五有,亦乃空於涅槃之空。此人雖藉通教譚“空”開導其心,而了此“空”體是中道。乃以別圓內外凡觀同於二乘歷乾慧等及後諸地,至第十地即成別圓初地初住八相之佛。此乃通教“通別通圓”義也。既在初地便知不空,是故不受被接之名。以是義故,此經雖約“三乘同懺”判屬通教,不妨釋題及解經文自明“三法”始終圓妙。正是通教第三義也。 又復應知,此經既許三乘同懺,其懺悔處隨彼信解:或空不空,或次不次,合具通教前之二義;大師特為成今行者圓解行故,捨劣從勝一向圓譚。見聞之徒當從此意而思修之。 金光明經玄義拾遺記卷第六